對聯,春聯,華夏對聯網

網站公告:華夏對聯網自建立以來,一直以嚴謹的態度和豐富的內容,影響著對聯文化的走向。您的支持,是華夏最大的動力!

當前位置:華夏對聯網首頁更多 > 對聯故事> 文章

曾國藩的癖好:給活人寫挽聯

作者:陵江居士; 來源:未知; 標簽:曾國藩對聯 人氣:

錢鐘書在《圍城》中有這么一段妙語:汪處厚雖然做官,骨子里只是個文人,文人最喜歡有人死,可以有題目做哀悼的文章。棺材店和殯儀館只做新死人的生意,文人會向一年、幾年、幾十年、甚至幾百年的陳死人身上生發!爸苣晔攀兰o念”和“三百年祭”,一樣的好題目。死掉太太——或者死掉丈夫,因為有女作家——這題目尤其好;旁人盡管有文才,太太或丈夫只是你的,這是注冊專利的題目。汪處厚在新喪里做“亡妻事略”和“悼亡”詩的時候,早想到古人的好句:“眼前新婦新兒女,已是人生第二回,”只恨一時用不上……

曾國藩就有汪處厚這樣的癖好,他也寫了不少“只恨一時用不上”的挽聯,并為此而開罪了好友湯鵬。

曾國藩在做京官時,居官問學之余,喜歡創作對聯,尤其喜作挽聯。挽聯頗有蓋棺論定的意思,數十個字的篇幅,既要總結生平,又要表達情感,兼要發表評論,還要有一定的高度,不下苦功夫實在寫不好。只是,可作挽聯的人多為新近死去的親朋故舊,哪里會有那么多蓋棺定論的死者等著他“敬挽”呢?此公眉頭一皺,計上心來,稍作變通,進行“生挽”——即給身邊熟悉的活人預寫挽聯,以資練習。這種做法當然不厚道。但對提高水平,據說倒是助益顯著。當然,這事兒得偷偷地干,決不敢讓被挽者知道。

道光年間的一個春節,曾國藩正利用春節閑暇在書房中創作挽聯,比他大10歲的好朋友湯鵬適時前來拜年。二人關系素來密切,湯鵬也就不待通報徑直到書房來找國藩。說來也巧,國藩這時正寫到“海秋(湯鵬字)夫子千古”,陡然見到被挽者現身,趕緊手忙腳亂地藏掖條幅。湯鵬以為他在寫春聯,只是好奇為啥用白紙不用紅紙,便要看看寫了什么。國藩死死捂住,湯鵬秉性霸蠻,兼好奇心重,乃不管不顧一把扯過來看個究竟。不看則已,一看差點暈倒:好朋友竟在這新春吉日給自己寫挽聯!這還了得,湯鵬對曾國藩重重吐了口唾沫,拂袖而去。
 

不用說,這都是挽聯惹的禍。湯鵬是湖南益陽人,字秋海,曾國藩的老鄉,兩人又都是重臣穆彰阿的得意門生,在一起做京官,過從甚密。挽聯風波后,怒不可遏的湯鵬反目,與曾國藩割袍斷義。

湯鵬聰慧過人,他22歲中舉,23歲連捷進士及第,被譽為“凌轢百代之才”,“意氣蹈厲,謂天下事無不可為者”,認為“徒為詞章士無當也”。其人性情儻易,不中繩墨,喜歡放言高論,目無余子,甚至連司馬遷、韓愈都不放在眼里。湯鵬雖科甲順利,官場卻很不得志,“禮曹十年不放一府道,八年不一御史”,長年待職閑曹,終不為朝廷重用。后來更因事遷謫,“恃才傲物,謗口繁多”。

湯鵬的死也很是離奇。一天酷熱,幾個朋友聚在湯鵬家閑聊。有人偶然說到大黃藥性峻烈,不可隨便服用。湯鵬漫不經心地說:“那有什么?我經常服用它!贝蠹腋械姐等,半信半疑。湯鵬大怒,立刻命仆人去藥鋪買了幾兩回來,馬上煎服。喝了一半,朋友們擔心出事,攘肩捉背,群起制止。但湯鵬堅決不聽,堅持將一罐大黃全部服下,結果當天暴卒。好奇倔強到不惜生命的地步,實屬奇人奇事。曾國藩在祭文中沉痛地說:“一呷之藥,椓我天民”,即指此事。

對于兩人絕交的真正原因,曾國藩自然也不會承認,因為承認了將有損他的道德文章形象。他在給湯鵬的寫的祭文中,將兩人斷交的原因歸結于湯鵬對曾國藩批評其著作《浮邱子》不滿:“一語不能,君乃狂罵。我實無辜,詎敢相下?”


湯鵬的死,曾國藩為其送上的挽聯是:

著書成二十萬言,才未盡也;
得謗遍九州四海,名亦隨之。

至于這是曾國藩當時即興寫就,還是“生挽”的成稿,自然只有他自己清楚了。曾國藩后來的挽聯創作日漸爐火純青,他的全集中,收有其創作的挽聯七十七副。近代古文家、詩人吳恭亨曾說:“曾文正聯語雄奇突兀,如華岳之拔地,長江之匯海,字字精金美玉,亦字字布帛菽粟!睂υ现撜Z評價不可謂不高。(劉繼興)


曾國藩與挽聯

對聯通常篇幅短小,韻味悠長,音節鏗鏘,交融文史,算得上純正的“國粹”。對聯由駢文、律詩衍生出來,據說最早出現在五代十國的后蜀,至明、清臻于極盛。對聯講究平仄、聲律、虛實和對仗,對時、地、人、事和用典都有嚴格要求,廣泛應用于年節、喜慶、哀挽、題贈及山川名勝等各個方面,一向為社會各階層雅俗共賞,喜聞樂見。歷史上不乏妙趣橫生的名聯,曾國藩的對聯也是頗有名氣的。曾氏于對聯之道興趣濃厚,居官問學之余,下過一番苦功夫。但曾國藩寫得最好的,公認還數挽聯.

吳恭亨說:“曾文正聯語雄奇突兀,如華岳之拔地,長江之匯海,字字精金美玉,亦字字布帛菽粟!痹掀缴埠脤β,撰作多多,對挽聯尤其用力。他的全集中,即收有挽聯七十七副。


舉幾例曾國藩題寫的挽聯以共賞:


挽胡林翼母:

武昌居天下上游,看郎君新整乾坤,縱橫掃蕩三千里;
陶母是女中人杰,痛仙馭永辭江漢,感激悲歌百萬家。


夫作大儒宗,裙布荊釵,曾分黃卷青燈苦;
子為名節度,經文緯武,都自和丸畫荻來。


曾胡一向齊名。胡母病逝,曾精心撰寫了兩副挽聯,對這一副尤其得意。他私下寫信問老弟:“胡家聯句必多,此對可望前五名否?”其情其態,簡直像個爭強好勝又心懷忐忑的小學生。

挽塔齊布:

大勇卻慈祥,論古略同曹武惠;
至誠相許與,有章曾薦郭汾陽。

曾國藩對兩個滿族將領特別推許,青眼有加:前期是塔齊布,后期是多隆阿。多隆阿與鮑超齊名,是清廷極少數敢與太平天國英王陳玉成正面對壘的悍將,向有“多龍鮑虎”之稱。塔齊布在曾國藩領兵之初最為艱難困苦甚至想要自殺的關鍵時刻取得了湘潭大捷,說是他的救命恩人亦不為過,所以曾對塔感情尤深。咸豐五年,太平軍名將林啟容鎮守九江,塔齊布久攻不下,在軍中嘔血身故。在這副挽聯中,曾國藩強調了“勇”、“誠”二字,并把塔齊布比作唐、宋名將郭子儀、曹彬。
挽向師棣:

與舒嚴并稱溆浦三賢,同蹶妙齡千里足;
念吳楚尚有高堂二老,可憐孝子九原心。

搖曳多姿,語淡情深。向師棣是曾的得力幕僚,湖南溆浦人,與舒燾、嚴咸齊名,英年早逝。

挽曾國華:

歸去來兮,夜月樓臺花萼影;
行不得也,楚天風雨鷓鴣聲。

三河鎮一役,湘軍最精銳的李續賓部被陳玉成、李秀成合力圍殲,曾國華隨李戰死。曾氏痛挽胞弟,婉約飄咽。
挽曾楨干:

大地干戈十二年,舉室效愚忠,自稱家國報恩子;
  諸兄離散三千里,音書寄涕淚,同哭天涯急難人。
幼弟曾楨干(原名國葆)在天京已經合圍、勝利在望的時刻病歿于軍中,做大哥的心中自然異常沉痛。
挽乳母:

一飯尚銘恩,況保抱提攜,只少懷胎十月;
千金難報德,論人情物理,也應泣血三年。
這是一副非常有名的對聯;谩妒酚?淮陰侯列傳》中漂母與韓信的故事,明白如話,感人至深。


挽妓女大姑:

大抵浮生若夢;
姑從此處銷魂! 

嵌字聯。輕靈飄忽,折射出道學家比較活潑人性的另一面。


挽曾國藩的對聯:

人生自古誰無死,曾國藩當時有“曾剃頭”的綽號,可憐剃頭者,人亦剃其頭。以下是幾副挽曾國藩的對聯:


吳坤修:

二十年患難相從,深知備極勤勞,兀矣中興元老;
五百里倉皇奔命,不獲親承色笑,傷哉垂暮門生。
吳坤修出身湘軍水師名將,早已是方面大員。他前往南京看望時任兩江總督的老師,不想適逢曾氏去世。吳極為傷感,親扶師棺歸葬湘中。


李鴻章:

師事近三十年,薪盡火傳,筑室忝為門生長;
威名震九萬里,內安外攘,曠代難逢天下才。

這副挽聯豪邁精當,亦自占身份,非鴻章不能亦不敢道此。安徽合肥人李文安與湖南湘鄉人曾國藩是道光18年的同科進士。7年后,李鴻章以“年家子”的身份跟隨曾國藩學習應制詩文,甚受青睞。又過了兩年,李中進士,點翰林;再過了兩年,散館,得授翰林院編修;乃師則已升任禮部右侍郎,其間師生關系一直很密切。曾氏一生先后收過不少門生,可謂桃李滿天下;而貨真價實真正親赴門庭問業授教的弟子,只有李文安的兩個兒子瀚章、鴻章兄弟。李鴻章入曾幕后,曾國藩私下對左右親信說:“少荃天資與公牘最相近,所擬奏咨函批皆有大過人處,將來建樹非凡,或竟青出于藍,亦未可知!


左宗棠:

謀國之忠,知人之明,自愧不如元輔;
同心若金,攻錯若石,相期無負平生。
  
左宗棠才高氣盛,每每“面斥人非”。即對曾氏,亦是分庭抗禮,不假辭色。晚年,兩人因事失和,久疏音問。據說,曾家本來很擔心左宗棠借機攻訐,出言不遜。這副寬袍闊袖矜平躁釋的挽聯送達后,如釋重負,皆大歡喜。

王闿運:

平生以霍子孟、張叔大自期,異代不同功,戡定僅傳方面略;
經術在紀河間、阮儀征之上,致身何太早,龍蛇遺憾禮堂書。

這副對聯很有意思,值得仔細分說一番。大意是說曾國藩平生以西漢霍光和明代張居正自詡,但因時代不同,功業相差甚遠,并沒能像霍、張二人那樣位居中樞,統攬全局,而僅僅只是力撐東南半壁江山,留下一點用兵方略而已;儒術超過紀昀(曉嵐)和阮元,但升大官過早,沒能寫出什么像樣的學術專著。
據高伯雨著《中興名臣曾胡左李》中說,“相傳光緒年間,有人向清廷建議,應準曾國藩從祀文廟。清廷下禮部議奏,部議國藩無著述,于經學亦無發明,且舉王湘綺的挽詞證之,事遂終止!痹恼尤灰驗檫@副對聯沒能吃上冷豬頭肉!
 
葉坼:
用眾行師,偉略欲過新建伯;
集思廣益,虛懷宜繼武鄉侯。

認為曾國藩是諸葛亮、王守仁一流人物,是時人的普遍看法。

薛福成:
邁蕭曹郭李范韓而上,大勛尤在薦賢,宏獎如公,悵望乾坤一灑淚;
窺道德文章經濟之全,私淑亦兼親炙,迂疏似我,追隨南北感知音福。

表彰乃師道德文章經濟諸方面都有非凡建樹,薦賢尤可稱道;功德超邁蕭何、曹參、郭子儀、李光弼、范仲淹和韓琦等古代名臣;私淑而兼親炙,則其親近可想而知。順便說一句:薛福成的《庸庵筆記》保存有不少珍貴的史料,見識、文章都不錯,可讀性亦佳。
 
孫衣言:

人聞論勛業,但謂如周召虎、唐郭子儀,豈知志在皋夔,別有獨居深念事;
天下誦文章,殆不愧韓退之、 歐陽永叔,卻恨老來緹軾,  更無便坐雅談時。

當前位置:華夏對聯網首頁更多 > 對聯故事> 文章
本文網址:

相關信息

山东十一选五走势图一定牛